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书后小师妹成了修真界顶流

正文 第360章 我可算不得什么君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胜酒力”的莫兰行抱着邵昭依然步伐稳健,上了寝楼没人看见了也不放人。邵昭挣扎几次无果后只好撑着他的肩膀看厢房旁挂的牌子。

    牌子上写的名字都是楼里当红的姑娘,牌子往里翻就是有人了,往外就不在房中。

    “你好好看看。”莫兰行低声在她耳边说,“上寝楼来是要去哪里?”

    他果然能明白。

    有这样体贴的搭档实在让人欣慰,邵昭聚精会神一个个看过去,最终指着其中一个牌子让莫兰行停下。

    写着“洛水”的牌子朝外翻着,房中没人,邵昭迫不及待跳下去,这次莫兰行由着她了,跟着一起进了房里。

    红楼姑娘的厢房装潢是按姑娘的性格特点来的,有的活泼开朗,装潢也就会浮夸一些,这位洛水姑娘显然是冷清的性子,厢房的装饰过于素丽,粗略一扫全是白茫茫的。

    这样一个像灵堂停尸间的地方也能让她长期被包下,可见这位洛水姑娘的手段。

    邵昭一进房间就到处去看,不管碰什么地方手指都能蹭上一层灰。

    真是怪了,常住在这里的人,这房间怎么就跟没有人气似的?

    除了床榻,许多地方都已经积灰,气息上干净过头了。

    这位洛水姑娘,难不成是个孤魂野鬼吗?

    她捏着下巴思索着,身后房门合上发出轻轻的叩声。光线突然变暗了些,邵昭回头去看,莫兰行离她半臂远,垂眼看她:“看出了什么?”

    纸糊的门外透着光,莫兰行的脸逆着光,表情藏在暗处,邵昭只能看见他眼中被切割的碎芒,没有多想,给他看手上的灰印。

    “我从后院休息的姑娘口中得知这间房的洛水姑娘在前几日和其他姑娘一起接待过那些已死的弟子,虽然是新来的,但手段了得,不但有人愿意花重金包她在这里,还能每日接,全然不疲惫。”

    都是成年人,她向莫兰行解释这些一点也不害羞,指着房里装饰继续说:“你看这房里装饰,红楼姑娘为了取悦人,为了助兴也不会把厢房布置得和灵堂一样,加上她的人第二日总是力竭的情况来看,我觉得这个洛水很有问题。”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腰上的纱带在刚刚缠上了莫兰行的手腕,她动一下,莫兰行的手腕便被摩挲一下,无意间形成了挑逗抓人的痒。

    莫兰行抓住那条纱带,放在指间捏了捏,忽而笑了:“你就是为了调查那件案子来这里,扮成侍酒姑娘?”

    他的语气有些不对劲,邵昭莫名搓了搓手指,低头看自己身上,吊带有多露就不说了,披了件轻纱绸衣若隐若现比没穿还糟糕,裙子更是露出脚踝,上面被系了根红绳。

    打个比方,她穿成这样就像去酒吧蹦迪结果偶遇了家长一样尴尬。

    “我本意不是这样的,被抓去了不能暴露而已。”她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原来如此。”莫兰行向她进一步,托着她的下巴躬身温声说,“你也不曾想过,也许会像现在一样和其他人同处一室?”

    “我……”

    “阿昭,门窗是关上了的。”托着她下巴的修长手指开始往别处去走,不经意搭在圆润小巧的耳垂上,引得她感觉一股电流蹿入脑子而抖了抖。

    骨节分明的手从鬓发一路向下,回到了下巴上,莫兰行的头又低得更下了些,声音温柔得异常:“这是红楼,这又是什么房间,阿昭,你都没有想过吗?”

    说完,隔着面纱,他的手指按在邵昭的唇瓣上揉了揉,从唇珠抹到唇角,力道不轻不重,可偏偏就是让人联想到了已经两唇相接的画面。

    如果真是他亲自上来,说不准会是怎样的撕咬。

    邵昭这才意识到,一向温和的他,真的生气了。

    “我这不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吗……”她到底心虚,不知道这时该怎么去哄,搓着手指也不敢像往常一样萌混过关。

    莫兰行注视她许久,忽然说:“你这一身很好看。”

    “啊?啊……这是把我抓来侍酒的人让我穿的……”当时她换上这身衣服还未蒙面时,清楚地看见了那人眼中的惊艳,她毫不怀疑要是她真是这楼里的杂役,今晚就要被打包送去陪人。

    “很好看,过于好看了,方才席上许多人都在看你,你能感觉得到吗,他们那种眼神。”莫兰行不再伸手去碰她了,却每说一句话向她逼近一步,让她不得不一步步跟着后退。

    先前莫兰行不是没有过脾气,但那些情绪很淡,邵昭一下就哄好了,但现在的莫兰行怒火已经燎上了邵昭的脸,她被逼至墙角,抬头看时,眼前的男人还在继续前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论是眼神还是动作都极具侵略性。

    她有些不安:“什么,什么眼神?”

    莫兰行笑了笑,摘下了她的面纱,俯身和她齐平道:“要把你,生吞活剥的眼神。”

    他这样说着,可明显现在符合那四个字的却是他自己,目光炽热而危险,邵昭被他圈在身前,明明穿得很清凉,却慢慢感觉身上温度升了起来。

    她不知所措时,莫兰行又突然退后了两步回到了安全距离,说:“你现在明白了吗,你是在和一个男人待在这房间里。”

    方才还觉得空气都要被掠夺干净了,骤然回到清醒,邵昭却觉得有些失望,撇嘴说:“没事的,那些人他们也奈何不了我。”

    “你好像忘了什么。”莫兰行轻飘飘地说,“我也是男人啊阿昭,你觉得,我能不能奈何你?”

    “……”

    还有这种好事?

    邵昭咳嗽两声掩盖自己疯狂想上扬的嘴角,说:“你不一样,你是君子。”

    莫兰行浅笑,低头拿出玉扇把玩上面缠绕的玉坠,那是两年前邵昭亲手雕刻了送给他的。他的手指好看得过分,玉石刻的小花在他手中来回翻转,让邵昭莫名觉得,莫兰行玩的不是花,而是她。

    “阿昭,难得你也有算不对的时候。”莫兰行终于放过那朵小花,温柔地笑了一下,“我可算不得什么君子。”

    邵昭:“……诶?”

    门外忽然有了脚步声,莫兰行偏眼看一眼门上,人影已经快从窗走到了房门,不用两息就会开门进来。

    邵昭还在思考躲在哪里比较好,莫兰行像抱小动物似的把她正面托起来,闪至床帐旁的花鸟屏风后。

    这房间的布局不同别的房间,屏风后是一个小窗台,和床之间相隔的距离极近,放上屏风挡光线后只剩很窄的一个通道,只能容纳下一个人站立。

    莫兰行不假思索直接把邵昭放在窗台上坐着,自己撑在邵昭的两边,在她耳畔用气声说:“我施了隐匿术,不要乱动,不要说话。”

    两人现在是呈一个嵌合的姿势,邵昭慌乱地抓着莫兰行的肩膀,听他在耳边说话也好似听风声一般,只能胡乱点头。

    鼻腔里都是桃枝香,还有淡淡的酒气,混在男人的身上只让人觉得酒不醉人人自醉。

    房门打开了,随着碎杂的脚步声,邵昭什么都想不到,满脑子都是炸开的烟花。

    好、好刺激……

    顶点小说手机站 m.x12kt.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