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男二并不想走剧情[快穿]

正文 第70章 第 70 章(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呀!”毕巧没多犹豫就答应下来。

    难得有机会能和原身家人接触接触,她怎么可能放弃?

    含蓄一笑,“可我都没提前准备拜帖,是不是不合礼数?”

    奚颐和牵起她的手就往宅子的方向走,“是我邀请的你,自然就合礼数了。”

    奚家的宅子算不上大,甚至有些地方还能看出破旧。

    但收拾得特别安静,装扮的也很高雅,一看就知道是有人花过心思。

    奚颐和将人带到后院,请人坐下后又让小丫鬟去取灶台蒸好的糕点,“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要是喜欢可以带回去一些。”

    毕巧连连道谢。

    奚颐和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跟着笑了笑。

    就很奇怪,明明她们两人不过第二次见面,这要是放在以前,她不会在完全不认识对方的情况下,上了她的马车,也不会在再次相遇时,就将人带回家。

    可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就有种很莫名的亲切感。

    奚颐和向来遵从本心,既然想不通,那就多多相处就是。

    紧跟着又聊了几句,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

    奚颐和听了几句,眼里带着些不喜,“毕姑娘先在这里坐坐,我去去就来。”

    毕巧点头应着。

    当人离开后,就捻起一块糕点吃着。

    这味道很熟悉,倒不是她吃过,而是原身记忆中最喜欢的味道。

    “颐和,咱们可是亲戚,你真要将我们赶走?”

    “那孩子我都带过来了,是咱们本族的孩子,要是……”

    “哎哟哎哟,别推我。”

    “我要留下,奶奶说了,这里是我的家,以后这里的东西都归我……”

    喧闹声慢慢变小,说话的声音从很清晰变得小声,没一会的功夫就彻底安静下来。

    毕巧不用好奇去打听,大概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奚家人口不多,家中的小辈就奚颐和一个。

    如果不是奚夫子桃李满天下,有几个学生还是京城的官员,奚家其他房早就惦记起奚颐和家的一切,尤其是他们家只有一个女儿,恨不得直接占为己有。

    就算顾及奚夫子有些厉害的学生,不敢将事情闹得太大,但也会时不时冒头出来,说是给他们家过继一个男孩,以后就能给奚颐和撑腰。

    这些都是屁话。

    奚家旁支的那些人,只知道沾光没想过一起渡过困境。

    在第一世,奚颐和嫁给了苏博廷,一路成为举人夫人、状元夫人,一时之间风光无限,没过十几年苏博廷当上朝廷重臣,那更是财权在手。

    奚家旁支就像个狗皮膏药,一直巴着他们不愿意离开。

    好在,不但苏博廷不是那般纵容身边人犯事的人,奚颐和瞧着性子弱,可她手段也果断,将这群人收拾的服服帖帖。

    想要占便宜可以,但得按着规矩来。

    原身这位姐姐能柔能刚,性子不是一般的好。

    只可惜,在第二世的时候有殷欢的介入。

    说实话,毕巧看过原身的记忆后,再想想殷欢这个人,实在是不懂苏博廷是怎么看上这么无脑的女人。

    但凡有一点点优点也就罢了。

    可回想殷欢之前做的那些事,只要在下手之前多想那么一点点,也不会干出那么蠢的事。

    这样的人,真的是苏博廷喜欢的吗?

    哪怕没怎么深入的接触过,但这两年来她能看出苏博廷是一个很自律,也对未来十分有想法的人。

    这到底是有多喜欢,才能容忍身边人一直拖后腿?

    还真别说,在第二世的时候,殷欢就算成为苏博廷的夫人,不管是前期还是后期,总会惹出一些事来,哪怕每到后面都能打脸这些惹事的人,但不得不说她是个麻烦精。

    因为不管她惹出什么事,帮着来打脸的都是苏博廷和她捡来的几个孩子。

    不然怎么显示团宠呢?

    不管是男主还是主要配角,都把她护在掌心中宠爱着。

    ‘啧啧’,真够可以了。

    毕巧觉得他们不是眼瞎就是心瞎。

    反正上一世有了殷欢的介入,奚颐和的处境就特别不好,穿书女自然会和原女主撞在一起,有无数的金手指在,哪怕奚颐和手段了得最后也落败了。

    在这个时候,奚家旁支可没想过替她撑腰。

    在奚夫子去世、奚颐和被逼跳江之后,他们非但没伤心甚至在狂喜,直接搬进奚家宅子,霸占他们所有的东西。

    只不过这家人最后的下场也不好。

    奚家父女去世,但奚夫子的学生还在。

    他们没能耐收拾殷欢,对付这些人还是没问题,不用栽赃陷害,随便一查就能查出一堆证据,最后全数送进牢房。

    脚步声慢慢响起,奚颐和拎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

    显然是打算将这些都给毕巧带回去。

    两人跟着又聊了起来,当知道毕巧来到这里的打算时,奚颐和有些惊讶,“你打算买宅子?”

    毕巧点了点头,“这附近挺不错,没想到走着走着就和奚姐姐遇见了。”

    “你家人不出面吗?”奚颐和忍不住问着。

    倒不是觉得毕巧拿不出银钱买宅子,面前的小姑娘虽然不是富人装扮,但从进屋之后,从她的眉眼中看不出拘束的样子。

    只不过,毕巧也不过十四、十五的样子,家中就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她?

    这才是让她觉得吃惊的地方。

    买宅子可不是一件小事,听着毕巧先前的话,他们一家是从偏远村落来的,那在城镇买宅子绝对算是一件很大很重要的事了。

    可这么重要的事却落在一个小姑娘手上。

    奚颐和觉得只有一点可能。

    面前的小姑娘绝对不是那般柔柔弱弱,怕是有让人信服的本领吧。

    她给对方倒了杯茶水,“那你可看好了?是打算将宅子置办在这附近吗?”

    “有这个想法。”毕巧说着,“不过还得再看看其他地方。”

    能和原身家人做邻居自然好,但实在遇不到合适的宅子就只能选其他地方。

    “这方面的事我不是太熟悉,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位牙人。”奚颐和说着,“这人就住在附近,在城内生活了几十年,对这里特别了解,是熟人,品性也不错,想来不会诓骗你。”

    “那就多谢奚姐姐了。”毕巧哪有不答应。

    其实买卖房屋找牙人最好。

    但她和苏霖都觉得自己年岁太小,就这么贸然找上去很难不被骗到,倒不如先自己在城内转悠,等找到合适的地方,再去找牙人问问具体的情况。

    现在有人牵线搭桥,自然最好不过。

    ……

    “你要给我银钱?”

    “你是想打听什么事吗?只管问,我们肯定知道。”

    “对对,就算我们不知道,几个叔叔伯伯在这里几十年,他们也一定清楚。”

    本蜷缩在墙角的几个小乞丐一下子站立起来。

    哪怕身上脏兮兮,但他们眼里带着光亮,并不是死气沉沉的样子。

    苏霖看着,不由想着城里的官应该不错,他们虽然没法衣食无忧,但最少不是对人生麻木。

    他点了点头,“只要你们帮个小忙,我就给你们半两银子。”“半两……唔唔。”小乞丐刚嚎两声,就被身边人捂住嘴巴,“嘘,别嚷嚷!”

    稍大的乞丐叮嘱完伙伴,便道:“这位大哥,你叫我二草,你只管问,知道的我们一定会说。”

    苏霖说了下自己的名字,紧跟着道:“我打算在城里置办一栋宅子,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啊?我们哪里来的意见?”

    “半两银子是不是拿不到了?”

    比起其他小乞丐的心慌,二草转了转眼珠子,他立马说道:“苏大哥打算买多大的宅子?价钱方面我们不太懂,但哪里有好的宅子还是知道一些。”

    苏霖说了一个大小。

    二草想了想,他招手道:“苏大哥你跟我来,前面不远处就有两套宅子打算售卖。”

    说着,就往前带路。

    不得不说小乞丐们在这块地方混得很熟,没一会儿工夫就带着苏霖转悠了几个地方。

    除了站在街道看这些房子之外,还从小乞丐们的嘴中知道了一些关于宅子主人的事情。

    “别看这里有点小,但现在的房主可是中了举人,好多书生都想买一下沾沾喜气。”

    “这里被分租了出去,里面的住户特别霸道,拖着不给房租还想着白住,你要是买下肯定会招惹一些烦心事。”

    “这套宅子看着不错,但苏大哥你可千万别买,谁不知道买下这套宅子的几任主人都倒了大霉。”

    每看一套宅子,二草以及他的小伙伴们就能说出一些事来。

    苏霖倒是没说什么,心中确实有了考量。

    已经将其中一些宅子划掉。

    “还有这套宅子。”二草站在一处大门前,“马婶娘是个好心的人,可她命不好,儿子好不容易有了出息,没想着在出城的路上发生了意外,她便想着卖掉宅子拿了钱回村里过日子。”

    “她人特别好,还送过我馒头!”

    “前些日子有恶霸想来霸占马婶娘的房子,却被她儿子的同窗赶了出去,苏大哥你也不用怕有事,同窗可是说了,要是有人再敢来闹事,他绝对会让那些人不好过。”

    “哦?”苏霖来了些兴趣,“看来他同窗来头不小?”

    “那可是世家公子,没人敢得罪,要不是马婶娘不想欠下一份人情,世家公子早就想把这座宅子买下来,好让马婶娘带着银子回村养老。”

    二草说完,悄悄打量了身边人一眼,似做无意的提起:“苏大哥可以考虑一下这里,倒不是因为马婶娘人好,而是……”

    话说了一半就没再说下去。

    苏霖不由看了他一眼,人小但不愧是个人精,居然看得懂里面的深意。

    不从其他地方考虑,单看如果买下这套宅子,很有可能和这位世家公子打上交道。

    要是打算在城镇常住,这也确实是一个好法子。

    既买了合适的宅子,又能在世家公子面前露露脸,以后真出现什么麻烦事说不准还有个退路。

    正打算好好看看这家宅子时,房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几个人。

    当苏霖看到其中一人时,眼中闪露诧异,想都不想一个转身,将自己藏在一旁的摊位边上。

    这很明显就是一个躲人的姿势。

    小乞丐们有些奇怪,但他们并没有追问,而是在二草的指使下,将身后的人藏的严严实实。

    “那明日就去衙门把文书过了。”

    “好好,我明日会早早在那候着……姑娘,这宅子我住了十几年,多多少少有了些感情,要是可以的话请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它。”

    说话的这人想来就是马婶娘。

    然而在她的话音落下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只听见慢慢远去的脚步声。

    苏霖侧过头,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马婶娘,你的宅子卖出去了吗?”

    “那你是不是马上就要离开了?”

    “马婶娘我们会想你的,等以后有机会我们一定会去你村里看看你。”

    马婶娘本来还有些失落,可看着围过来的孩子们,脸上不由浮现出笑意,“你们怎么过来了?赶紧进屋,我那里正好蒸着几笼包子。”

    本来就打算给这些孩子带过去。

    现在正好给遇上,就想着带他们进屋。

    二草摆了摆手,“不行不行,我正带着苏大哥看宅子,他还说了会给我们酬劳呢。”

    有个小乞丐已经迫不及待,“半两银子哦。”

    马婶娘看了看他们指着的方向,发现是一个面善的少年,心中稍微放心了些。

    就怕是有人寻这些孩子开心,拿着酬劳为借口骗他们做事。

    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这种事。

    可有心无力,就算想帮衬他们,也做不到时时护着。

    “现在都已经响午,要不这位小哥就来我家吃几个包子吧,自家人的手艺不值什么钱。”马婶娘邀请着。

    苏霖正想着打听些事,便气地应了下来。

    走进马家的大门,稍稍打量了下里面,不得不说确实是一个挺好的住宅,“马婶娘是把宅子卖了出去吗?原来我还是迟了一步。”

    “那真是不巧,一个时辰之前来了人,明天就得去衙门过户。”马婶娘说着,“那人是我儿同窗的友人,价钱给的实在,也就答应下来了。”

    其实没这层关系的话,她说不准都会犹豫一下。

    刚刚来的那位姑娘嘴上气气,可从她的神情上能看得出对这座宅子并不是太满意。

    这里的一花一草都是她亲手种下。

    又住了十几年,要不是睹物思人,她真的不想卖掉。

    尤其是卖给一个不懂珍惜的人。

    可儿子同窗帮了她太多太多,有他这层关系在,也不好拒绝刚才的那位姑娘。

    “那真的太不巧了,要是能早几个时辰过来就好。”苏霖可惜着。

    “那倒不是。”马婶娘笑了笑,“殷姑娘是从京城来,早就托人寻落脚的宅子,半个月前就说好了。”

    京城而来、殷姑娘。

    苏霖不由眯了眯眼,看来刚刚他并没有认错。

    在马家吃了包子,紧跟着在二草的带领下又逛了其他几栋宅子,花了两三个时辰,几乎将整个城镇给走了个遍。

    苏霖感觉腿都不像是自己的,是又酸又痛。

    不过好在,这路走的值得。

    半两银子也花的值得。

    将半两银子放在二草的手中,苏霖说着:“今日就谢谢你们了。”

    小乞丐们的视线全都落在了银子上。

    他们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拥有过这么多银钱!

    二草压制住激动的心情,他咧嘴说道:“苏大哥下次有想要问的事,只管去原先的地方找我们,或者对随便一个乞丐说我的名字,我就去找你。”

    “那正好,我这里还有一件事想让你们办。”苏霖说着,“先前买下马婶娘宅子的姑娘还记得吗?帮我打听打听她的事。”

    二草想了想:“只是稍微打听下就行吗?”

    苏霖点了点头,“谨慎些,别被她知道。”

    二草答应下来,约定好再见的时间和地点,拉着其他伙伴深深鞠了一躬便离开了。

    回到家后,请来的厨娘已经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桌。

    苏建义嚷嚷着,“怎么才回来,等你等到肚子都在叫唤了。”

    说着的时候,将筷子递了过来,“赶紧着,吃饭。”

    苏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在吃饭的时候,毕巧就将今天遇到的事说了出来,“托奚姐姐的福,已经和牙人约好了明天去看宅子。”

    苏霖也将自己今天看中的宅子说了出来,“这几个地方都还不错,宅子大小、位置都挺好,就算过户下来也不会有其他麻烦。”

    “哟,看来你今天收获蛮大嘛。”毕巧说着。

    苏霖笑了笑,“还得靠你找来的牙人,带着我们进宅子里面看看。”

    他这一趟只是去外面转悠一圈,主要还是住宅里面适不适合。

    “行了,你们就别恭维来恭维去了。”苏建义白了他们两人一眼。

    要说谁付出最多,那当时是他啊!

    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地方,他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待在家里看书看书看书,为了这个家他付出的可不少呢!

    苏霖夹了一块鸡肉放进爹的碗中,“爹看书辛苦,你多吃点。”

    苏建义哼了两声,算是满意了。

    “多吃点,晚上看书就不会觉得肚饿了。”苏霖紧跟着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苏建义有些吃不下去了。

    一想到吃完饭还得接着看书,瞬间失去了食欲。

    但又想想,饱着肚子看书总比饿着肚子看书来得强,食欲又瞬间恢复了。

    而这时,苏霖突然道:“对了,你们猜我今天遇到了谁。”

    “谁?”毕巧抬头,能这么说自然是熟人,可在这里又能遇见谁?

    苏霖开口,“殷欢。”筷子递了过来,“赶紧着,吃饭。”

    苏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在吃饭的时候,毕巧就将今天遇到的事说了出来,“托奚姐姐的福,已经和牙人约好了明天去看宅子。”

    苏霖也将自己今天看中的宅子说了出来,“这几个地方都还不错,宅子大小、位置都挺好,就算过户下来也不会有其他麻烦。”

    “哟,看来你今天收获蛮大嘛。”毕巧说着。

    苏霖笑了笑,“还得靠你找来的牙人,带着我们进宅子里面看看。”

    他这一趟只是去外面转悠一圈,主要还是住宅里面适不适合。

    “行了,你们就别恭维来恭维去了。”苏建义白了他们两人一眼。

    要说谁付出最多,那当时是他啊!

    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地方,他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待在家里看书看书看书,为了这个家他付出的可不少呢!

    苏霖夹了一块鸡肉放进爹的碗中,“爹看书辛苦,你多吃点。”

    苏建义哼了两声,算是满意了。

    “多吃点,晚上看书就不会觉得肚饿了。”苏霖紧跟着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苏建义有些吃不下去了。

    一想到吃完饭还得接着看书,瞬间失去了食欲。

    但又想想,饱着肚子看书总比饿着肚子看书来得强,食欲又瞬间恢复了。

    而这时,苏霖突然道:“对了,你们猜我今天遇到了谁。”

    “谁?”毕巧抬头,能这么说自然是熟人,可在这里又能遇见谁?

    苏霖开口,“殷欢。”筷子递了过来,“赶紧着,吃饭。”

    苏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在吃饭的时候,毕巧就将今天遇到的事说了出来,“托奚姐姐的福,已经和牙人约好了明天去看宅子。”

    苏霖也将自己今天看中的宅子说了出来,“这几个地方都还不错,宅子大小、位置都挺好,就算过户下来也不会有其他麻烦。”

    “哟,看来你今天收获蛮大嘛。”毕巧说着。

    苏霖笑了笑,“还得靠你找来的牙人,带着我们进宅子里面看看。”

    他这一趟只是去外面转悠一圈,主要还是住宅里面适不适合。

    “行了,你们就别恭维来恭维去了。”苏建义白了他们两人一眼。

    要说谁付出最多,那当时是他啊!

    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地方,他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待在家里看书看书看书,为了这个家他付出的可不少呢!

    苏霖夹了一块鸡肉放进爹的碗中,“爹看书辛苦,你多吃点。”

    苏建义哼了两声,算是满意了。

    “多吃点,晚上看书就不会觉得肚饿了。”苏霖紧跟着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苏建义有些吃不下去了。

    一想到吃完饭还得接着看书,瞬间失去了食欲。

    但又想想,饱着肚子看书总比饿着肚子看书来得强,食欲又瞬间恢复了。

    而这时,苏霖突然道:“对了,你们猜我今天遇到了谁。”

    “谁?”毕巧抬头,能这么说自然是熟人,可在这里又能遇见谁?

    苏霖开口,“殷欢。”筷子递了过来,“赶紧着,吃饭。”

    苏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在吃饭的时候,毕巧就将今天遇到的事说了出来,“托奚姐姐的福,已经和牙人约好了明天去看宅子。”

    苏霖也将自己今天看中的宅子说了出来,“这几个地方都还不错,宅子大小、位置都挺好,就算过户下来也不会有其他麻烦。”

    “哟,看来你今天收获蛮大嘛。”毕巧说着。

    苏霖笑了笑,“还得靠你找来的牙人,带着我们进宅子里面看看。”

    他这一趟只是去外面转悠一圈,主要还是住宅里面适不适合。

    “行了,你们就别恭维来恭维去了。”苏建义白了他们两人一眼。

    要说谁付出最多,那当时是他啊!

    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地方,他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待在家里看书看书看书,为了这个家他付出的可不少呢!

    苏霖夹了一块鸡肉放进爹的碗中,“爹看书辛苦,你多吃点。”

    苏建义哼了两声,算是满意了。

    “多吃点,晚上看书就不会觉得肚饿了。”苏霖紧跟着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苏建义有些吃不下去了。

    一想到吃完饭还得接着看书,瞬间失去了食欲。

    但又想想,饱着肚子看书总比饿着肚子看书来得强,食欲又瞬间恢复了。

    而这时,苏霖突然道:“对了,你们猜我今天遇到了谁。”

    “谁?”毕巧抬头,能这么说自然是熟人,可在这里又能遇见谁?

    苏霖开口,“殷欢。”筷子递了过来,“赶紧着,吃饭。”

    苏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在吃饭的时候,毕巧就将今天遇到的事说了出来,“托奚姐姐的福,已经和牙人约好了明天去看宅子。”

    苏霖也将自己今天看中的宅子说了出来,“这几个地方都还不错,宅子大小、位置都挺好,就算过户下来也不会有其他麻烦。”

    “哟,看来你今天收获蛮大嘛。”毕巧说着。

    苏霖笑了笑,“还得靠你找来的牙人,带着我们进宅子里面看看。”

    他这一趟只是去外面转悠一圈,主要还是住宅里面适不适合。

    “行了,你们就别恭维来恭维去了。”苏建义白了他们两人一眼。

    要说谁付出最多,那当时是他啊!

    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地方,他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待在家里看书看书看书,为了这个家他付出的可不少呢!

    苏霖夹了一块鸡肉放进爹的碗中,“爹看书辛苦,你多吃点。”

    苏建义哼了两声,算是满意了。

    “多吃点,晚上看书就不会觉得肚饿了。”苏霖紧跟着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苏建义有些吃不下去了。

    一想到吃完饭还得接着看书,瞬间失去了食欲。

    但又想想,饱着肚子看书总比饿着肚子看书来得强,食欲又瞬间恢复了。

    而这时,苏霖突然道:“对了,你们猜我今天遇到了谁。”

    “谁?”毕巧抬头,能这么说自然是熟人,可在这里又能遇见谁?

    苏霖开口,“殷欢。”

    顶点小说手机站 m.x12kt.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