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撒娇崽崽最好命

正文 第69章 第 69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听到小布布的哭声,顾静砚连忙起身去看。

    小汽车撞在墙角位置,将白墙撞裂了一大块。

    而小布布瘫倒在地,小小的身躯,一半挂在车外面,此时正艰难地挣扎着。

    顾静砚上前将孩子抱起来。

    估计是额头撞到小汽车哪里了,有撞红破皮,但没流血。

    疼应该是真的疼,小布布已经落了几颗小珍珠,被顾静砚抱到怀里时,看上去还是有些懵懵的。

    “怎么撞墙上去了,这么不小心啊?给爸爸看看,还有没有哪里受伤?”

    这么一看,小家伙也挺不容易。

    昨晚的旧伤未愈,今天早上又添新伤。

    余知夏听到小布布的哭声,就下来了,很快走到他们身旁:“……布布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又把他弄哭了?”

    顾静砚:?

    他是这种人?

    为什么上来先怀疑他?

    “怎么会是我弄哭他,喏,你自己看,是他自己往墙上撞。”

    顺着顾静砚的手指方向看去,余知夏看到了小汽车跟惨烈牺牲的墙面。

    心里顿时了然。

    这小家伙,该不会是对昨天的碰碰车念念不忘,所以在家模拟上了吧?

    “让爸爸看看,有没有受伤啊?”

    顾静砚道:“没什么大事,就是额头有些破皮。”

    余知夏看了顾静砚一眼:“真是的,你还在下面看着呢,还让布布受伤了。”

    顾静砚:……?

    顾静砚委屈:“我也不知道他会往墙上撞啊。”

    “所以才要看着他啊。”余知夏道,“还以为有你能放心些呢,结果有了你更不安全。”

    余知夏伸手抱过小布布:“布布还是跟我上去吧……布布来,去爸爸旁边。”

    顾静砚:???

    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很明显的嫌弃。

    余知夏抱着小布布到楼上后,小家伙已经收起了眼泪。

    刚才那下更多是吓到了。

    他撞上去的时候,义无反顾,奋不顾身,还以为能体验到昨天在游乐场里的快乐跟刺激。

    直到脑门磕在方向盘上,接着半个身子从小汽车上冲出去,他才知道什么叫做胡闹的代价。

    余知夏看了看他的额头,破了块皮,面积不大,就是沾水可能会有些疼。

    再看了看小家伙的膝盖,昨晚的淤青颜色加深很多,好在没有扩大。

    余知夏轻轻戳了戳:“布布疼吗?”

    其实不戳也知道,肯定会疼。

    可看到这样的淤青,人有时就忍不住手贱,非要戳一下。

    “一点点痛。”

    因为是小布布能忍受的痛,所以被戳戳也没事。

    “刚才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要开小汽车去撞墙,那样是很危险的。”

    小布布眨眨眼,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余知夏正在教训他后,不敢说话了。

    “布布说吧,没事的,爸爸不跟你生气,你只要老实告诉爸爸就好。”

    “因为布布,想玩。”小布布眨眨眼,眼睛里还装着泪水,睫毛湿湿的,搭在一起,“……昨天,跟哥哥一起,撞车很开心。”

    果然是因为这样。

    余知夏叹气:“……布布,那是碰碰车,跟家里的小汽车是不一样的。”

    小布布突然地想杠一下:“都是小汽车,是一样的。”

    “你看这两种车子长一样吗?”

    小布布睁着眼睛说瞎话:“一样啊。”

    余知夏:“……”

    行,那算你狠。“就算它们看上去差不多,但功能是不一样的,碰碰车就是碰碰车,只有乐园里有。布布平时开的小汽车,是不能这样撞的。”

    “可以的。”小布布道,“布布撞过。”

    他是指在顾家那次。

    驾驶着小汽车要离家出走,直接在铁门上撞出一个大洞。

    但是小布布忘了,那次是有系统帮助,刚才那次可没有,也不会有。

    余知夏:“……”

    那次的账还没跟你算呢,你竟然还敢主动提?真是毫无惧色小渣男,胆大包天。

    余知夏严肃了些:“布布,你还想跟上次一样,在家里的墙上也撞出个大洞?”

    这个房子已经被小机器人弄破好几处地方了,补丁打了又打。

    有个拆家小机器人还不够,现在要再加一个拆家美人鱼?

    要不这家直接送你们俩算了,你们看着心情随便拆吧。

    小布布眨眨眼,如果不是注意到余知夏的眼神严肃,他可能真的会点头应好。

    拜托,是在墙上撞出个洞耶。

    要真能做到,想想就觉得自己有点酷。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还真想?”

    余知夏捏过小布布窄小稚嫩的肩膀,很想左右摇晃让他清醒点。

    小布布:“……唔。”

    余知夏:“不许想!这样的事情以后也绝对不能再做了,听到没?!”

    小布布跟余知夏对视几秒后:“……哦,好哦,布布知道了。”

    “那你说一下爸爸刚才的话,爸爸是怎么跟你说的?”

    小布布瞪着无辜的大眼睛:“……”

    意识到他什么都没记住的余知夏:“……”

    父子俩沉默地对视几秒后,余知夏叹气,先败下阵:“以后不可以再开小汽车撞墙,跟爸爸念。”

    小布布抿抿嘴,乖乖跟着念:“……以后,以后不开车撞墙,跟着爸爸念了。”

    后面那句是多余的!

    后面那句不用加!

    但是算了,不跟你计较这种小细节。

    余知夏接着说:“以后不开小汽车撞任何东西,听到了吗,答应爸爸。”

    “……以后,不开车撞任何东西,听到了,答应爸爸了。”

    “再开小汽车撞墙,爸爸就狠狠打你的屁股。”

    “……”

    “啪啪啪地打,把你的屁股打烂。”

    “……”

    “怎么了,跟着爸爸念。”

    小布布不情不愿:“布布不撞了……可不可以,别打布布的屁股……”

    小渣男又在肆意散发他的可爱魅力了。

    可每次对上他可怜兮兮的眼睛,余知夏就会心软,毫无办法,舍不得凶他。

    “不想被爸爸打屁股,以后就不要开车撞墙了,撞任何东西都不行,听到没有。”

    小布布用力点头:“……嗯,布布知道了。”

    “好了,那你就在这里玩吧,爸爸给你改下小披风,大小合适了,以后穿着就不会摔跤了。”

    小披风?

    听到是自己的小披风,小布布连忙去看余知夏的桌面。

    “啊!真的是,布布的小披风!”

    “对啊,是布布的。”余知夏轻笑,“不然还能是谁的啊?布布等一等,爸爸马上就能改好了。”

    虽然专业是油画,但服装设计一直是余知夏的爱好。

    念大学时还幻想着,说不定自己会是大器晚成型,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就成为了有名的服装设计师。

    后来也尝试过做自己的原创品牌,想开个网店什么的。

    奈何现实一盆冷水迎面泼下。他做一件两件自己玩还好,量产遇上很多问题,而且最后销量不好,评价也很一般,他就放弃了。

    等到婚后,爱好没消退,但是整个人懈怠了。有空的时候才会搞搞这些,没空了所有工具都藏在角落吃亏。

    再后来,布布出现了。

    要不是今天要改小披风,他斥巨资购入的缝纫机怕是没有再用武之地。

    所以给衣服改个大小什么的,对他而言不算难事。

    倒是太久没用缝纫机了,各项功能不会按了,又找不到说明书在哪里,余知夏只能慢慢摸索。

    前后费了两个多小时,余知夏的脖子都痛了,终于将小披风改好。

    “来,布布试试看,是不是好多了?”

    改过之后的披风终于不再拖地,穿在小布布身上大小正合适,小蝙蝠的形状更明显了,看上去很可爱。

    虽然昨晚那样会让小布布觉得自己很有气势,但其实他也更喜欢合身的小披风。

    披上后,立刻跑去照镜子。

    臭美地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再转一圈,自我欣赏着。

    这不是帅气的暗夜小人鱼是什么?

    这就是暗夜小人鱼啊!

    小布布觉得自己好看死了,来回转圈,摆了无数造型,直到尽兴后,才跑回余知夏身边。

    “爸爸,我想让哥哥看,现在的小披风!”

    他已经不指望从顾静砚身上得到称赞了,昨晚跟顾静砚一起嘲笑他的余知夏也差不多。

    但他相信晏予疏一定是能理解他的。

    说不定晏予疏也会觉得这小披风很酷炫呢,说不定还会羡慕他有这件小披风呢!

    想想就觉得兴奋。

    恨不得立刻跟晏予疏分享。

    但小布布这么一说,余知夏回想起来,昨天在纪念品商店,晏予疏只买走一把玩具剑。

    还是因为他拿着这把剑去追杀陈映寒,结果不小心折断,不得不买回去。

    早知道昨天也给晏予疏买件披风了,都出去玩了,竟没有给他买点礼物。

    看着好不容易找出来的缝纫机,余知夏心底有个大胆的想法,要不他给晏予疏做一件吧?

    要做这个披风也不难,晏予疏的大小也不用太多布料。

    小布布还在旁边蹭着:“爸爸,布布可以去找哥哥吗?布布想去找哥哥!”

    余知夏想了想:“布布可以先跟哥哥视频,在视频里也能看啊。”

    余知夏找到晏家管家的,发了个视频邀请。

    铃声响起,小布布就迫不及待拿过手机,要在第一时间让晏予疏看到自己的酷炫小披风。

    十几秒后,视频接通。

    但周善梧放大版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小布布的笑容瞬间就僵住了,两道细眉歪在一起,不敢置信地问:“……你,你是谁啊?!”

    周善梧看清了小布布的脸,觉得好笑:“顾小少爷,你给我发的视频,你说我是谁呢?”

    小布布说:“……我没有发,我没有找你!我找的是哥哥,哥哥呢?!”他做一件两件自己玩还好,量产遇上很多问题,而且最后销量不好,评价也很一般,他就放弃了。

    等到婚后,爱好没消退,但是整个人懈怠了。有空的时候才会搞搞这些,没空了所有工具都藏在角落吃亏。

    再后来,布布出现了。

    要不是今天要改小披风,他斥巨资购入的缝纫机怕是没有再用武之地。

    所以给衣服改个大小什么的,对他而言不算难事。

    倒是太久没用缝纫机了,各项功能不会按了,又找不到说明书在哪里,余知夏只能慢慢摸索。

    前后费了两个多小时,余知夏的脖子都痛了,终于将小披风改好。

    “来,布布试试看,是不是好多了?”

    改过之后的披风终于不再拖地,穿在小布布身上大小正合适,小蝙蝠的形状更明显了,看上去很可爱。

    虽然昨晚那样会让小布布觉得自己很有气势,但其实他也更喜欢合身的小披风。

    披上后,立刻跑去照镜子。

    臭美地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再转一圈,自我欣赏着。

    这不是帅气的暗夜小人鱼是什么?

    这就是暗夜小人鱼啊!

    小布布觉得自己好看死了,来回转圈,摆了无数造型,直到尽兴后,才跑回余知夏身边。

    “爸爸,我想让哥哥看,现在的小披风!”

    他已经不指望从顾静砚身上得到称赞了,昨晚跟顾静砚一起嘲笑他的余知夏也差不多。

    但他相信晏予疏一定是能理解他的。

    说不定晏予疏也会觉得这小披风很酷炫呢,说不定还会羡慕他有这件小披风呢!

    想想就觉得兴奋。

    恨不得立刻跟晏予疏分享。

    但小布布这么一说,余知夏回想起来,昨天在纪念品商店,晏予疏只买走一把玩具剑。

    还是因为他拿着这把剑去追杀陈映寒,结果不小心折断,不得不买回去。

    早知道昨天也给晏予疏买件披风了,都出去玩了,竟没有给他买点礼物。

    看着好不容易找出来的缝纫机,余知夏心底有个大胆的想法,要不他给晏予疏做一件吧?

    要做这个披风也不难,晏予疏的大小也不用太多布料。

    小布布还在旁边蹭着:“爸爸,布布可以去找哥哥吗?布布想去找哥哥!”

    余知夏想了想:“布布可以先跟哥哥视频,在视频里也能看啊。”

    余知夏找到晏家管家的,发了个视频邀请。

    铃声响起,小布布就迫不及待拿过手机,要在第一时间让晏予疏看到自己的酷炫小披风。

    十几秒后,视频接通。

    但周善梧放大版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小布布的笑容瞬间就僵住了,两道细眉歪在一起,不敢置信地问:“……你,你是谁啊?!”

    周善梧看清了小布布的脸,觉得好笑:“顾小少爷,你给我发的视频,你说我是谁呢?”

    小布布说:“……我没有发,我没有找你!我找的是哥哥,哥哥呢?!”他做一件两件自己玩还好,量产遇上很多问题,而且最后销量不好,评价也很一般,他就放弃了。

    等到婚后,爱好没消退,但是整个人懈怠了。有空的时候才会搞搞这些,没空了所有工具都藏在角落吃亏。

    再后来,布布出现了。

    要不是今天要改小披风,他斥巨资购入的缝纫机怕是没有再用武之地。

    所以给衣服改个大小什么的,对他而言不算难事。

    倒是太久没用缝纫机了,各项功能不会按了,又找不到说明书在哪里,余知夏只能慢慢摸索。

    前后费了两个多小时,余知夏的脖子都痛了,终于将小披风改好。

    “来,布布试试看,是不是好多了?”

    改过之后的披风终于不再拖地,穿在小布布身上大小正合适,小蝙蝠的形状更明显了,看上去很可爱。

    虽然昨晚那样会让小布布觉得自己很有气势,但其实他也更喜欢合身的小披风。

    披上后,立刻跑去照镜子。

    臭美地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再转一圈,自我欣赏着。

    这不是帅气的暗夜小人鱼是什么?

    这就是暗夜小人鱼啊!

    小布布觉得自己好看死了,来回转圈,摆了无数造型,直到尽兴后,才跑回余知夏身边。

    “爸爸,我想让哥哥看,现在的小披风!”

    他已经不指望从顾静砚身上得到称赞了,昨晚跟顾静砚一起嘲笑他的余知夏也差不多。

    但他相信晏予疏一定是能理解他的。

    说不定晏予疏也会觉得这小披风很酷炫呢,说不定还会羡慕他有这件小披风呢!

    想想就觉得兴奋。

    恨不得立刻跟晏予疏分享。

    但小布布这么一说,余知夏回想起来,昨天在纪念品商店,晏予疏只买走一把玩具剑。

    还是因为他拿着这把剑去追杀陈映寒,结果不小心折断,不得不买回去。

    早知道昨天也给晏予疏买件披风了,都出去玩了,竟没有给他买点礼物。

    看着好不容易找出来的缝纫机,余知夏心底有个大胆的想法,要不他给晏予疏做一件吧?

    要做这个披风也不难,晏予疏的大小也不用太多布料。

    小布布还在旁边蹭着:“爸爸,布布可以去找哥哥吗?布布想去找哥哥!”

    余知夏想了想:“布布可以先跟哥哥视频,在视频里也能看啊。”

    余知夏找到晏家管家的,发了个视频邀请。

    铃声响起,小布布就迫不及待拿过手机,要在第一时间让晏予疏看到自己的酷炫小披风。

    十几秒后,视频接通。

    但周善梧放大版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小布布的笑容瞬间就僵住了,两道细眉歪在一起,不敢置信地问:“……你,你是谁啊?!”

    周善梧看清了小布布的脸,觉得好笑:“顾小少爷,你给我发的视频,你说我是谁呢?”

    小布布说:“……我没有发,我没有找你!我找的是哥哥,哥哥呢?!”他做一件两件自己玩还好,量产遇上很多问题,而且最后销量不好,评价也很一般,他就放弃了。

    等到婚后,爱好没消退,但是整个人懈怠了。有空的时候才会搞搞这些,没空了所有工具都藏在角落吃亏。

    再后来,布布出现了。

    要不是今天要改小披风,他斥巨资购入的缝纫机怕是没有再用武之地。

    所以给衣服改个大小什么的,对他而言不算难事。

    倒是太久没用缝纫机了,各项功能不会按了,又找不到说明书在哪里,余知夏只能慢慢摸索。

    前后费了两个多小时,余知夏的脖子都痛了,终于将小披风改好。

    “来,布布试试看,是不是好多了?”

    改过之后的披风终于不再拖地,穿在小布布身上大小正合适,小蝙蝠的形状更明显了,看上去很可爱。

    虽然昨晚那样会让小布布觉得自己很有气势,但其实他也更喜欢合身的小披风。

    披上后,立刻跑去照镜子。

    臭美地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再转一圈,自我欣赏着。

    这不是帅气的暗夜小人鱼是什么?

    这就是暗夜小人鱼啊!

    小布布觉得自己好看死了,来回转圈,摆了无数造型,直到尽兴后,才跑回余知夏身边。

    “爸爸,我想让哥哥看,现在的小披风!”

    他已经不指望从顾静砚身上得到称赞了,昨晚跟顾静砚一起嘲笑他的余知夏也差不多。

    但他相信晏予疏一定是能理解他的。

    说不定晏予疏也会觉得这小披风很酷炫呢,说不定还会羡慕他有这件小披风呢!

    想想就觉得兴奋。

    恨不得立刻跟晏予疏分享。

    但小布布这么一说,余知夏回想起来,昨天在纪念品商店,晏予疏只买走一把玩具剑。

    还是因为他拿着这把剑去追杀陈映寒,结果不小心折断,不得不买回去。

    早知道昨天也给晏予疏买件披风了,都出去玩了,竟没有给他买点礼物。

    看着好不容易找出来的缝纫机,余知夏心底有个大胆的想法,要不他给晏予疏做一件吧?

    要做这个披风也不难,晏予疏的大小也不用太多布料。

    小布布还在旁边蹭着:“爸爸,布布可以去找哥哥吗?布布想去找哥哥!”

    余知夏想了想:“布布可以先跟哥哥视频,在视频里也能看啊。”

    余知夏找到晏家管家的,发了个视频邀请。

    铃声响起,小布布就迫不及待拿过手机,要在第一时间让晏予疏看到自己的酷炫小披风。

    十几秒后,视频接通。

    但周善梧放大版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小布布的笑容瞬间就僵住了,两道细眉歪在一起,不敢置信地问:“……你,你是谁啊?!”

    周善梧看清了小布布的脸,觉得好笑:“顾小少爷,你给我发的视频,你说我是谁呢?”

    小布布说:“……我没有发,我没有找你!我找的是哥哥,哥哥呢?!”他做一件两件自己玩还好,量产遇上很多问题,而且最后销量不好,评价也很一般,他就放弃了。

    等到婚后,爱好没消退,但是整个人懈怠了。有空的时候才会搞搞这些,没空了所有工具都藏在角落吃亏。

    再后来,布布出现了。

    要不是今天要改小披风,他斥巨资购入的缝纫机怕是没有再用武之地。

    所以给衣服改个大小什么的,对他而言不算难事。

    倒是太久没用缝纫机了,各项功能不会按了,又找不到说明书在哪里,余知夏只能慢慢摸索。

    前后费了两个多小时,余知夏的脖子都痛了,终于将小披风改好。

    “来,布布试试看,是不是好多了?”

    改过之后的披风终于不再拖地,穿在小布布身上大小正合适,小蝙蝠的形状更明显了,看上去很可爱。

    虽然昨晚那样会让小布布觉得自己很有气势,但其实他也更喜欢合身的小披风。

    披上后,立刻跑去照镜子。

    臭美地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再转一圈,自我欣赏着。

    这不是帅气的暗夜小人鱼是什么?

    这就是暗夜小人鱼啊!

    小布布觉得自己好看死了,来回转圈,摆了无数造型,直到尽兴后,才跑回余知夏身边。

    “爸爸,我想让哥哥看,现在的小披风!”

    他已经不指望从顾静砚身上得到称赞了,昨晚跟顾静砚一起嘲笑他的余知夏也差不多。

    但他相信晏予疏一定是能理解他的。

    说不定晏予疏也会觉得这小披风很酷炫呢,说不定还会羡慕他有这件小披风呢!

    想想就觉得兴奋。

    恨不得立刻跟晏予疏分享。

    但小布布这么一说,余知夏回想起来,昨天在纪念品商店,晏予疏只买走一把玩具剑。

    还是因为他拿着这把剑去追杀陈映寒,结果不小心折断,不得不买回去。

    早知道昨天也给晏予疏买件披风了,都出去玩了,竟没有给他买点礼物。

    看着好不容易找出来的缝纫机,余知夏心底有个大胆的想法,要不他给晏予疏做一件吧?

    要做这个披风也不难,晏予疏的大小也不用太多布料。

    小布布还在旁边蹭着:“爸爸,布布可以去找哥哥吗?布布想去找哥哥!”

    余知夏想了想:“布布可以先跟哥哥视频,在视频里也能看啊。”

    余知夏找到晏家管家的,发了个视频邀请。

    铃声响起,小布布就迫不及待拿过手机,要在第一时间让晏予疏看到自己的酷炫小披风。

    十几秒后,视频接通。

    但周善梧放大版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小布布的笑容瞬间就僵住了,两道细眉歪在一起,不敢置信地问:“……你,你是谁啊?!”

    周善梧看清了小布布的脸,觉得好笑:“顾小少爷,你给我发的视频,你说我是谁呢?”

    小布布说:“……我没有发,我没有找你!我找的是哥哥,哥哥呢?!”他做一件两件自己玩还好,量产遇上很多问题,而且最后销量不好,评价也很一般,他就放弃了。

    等到婚后,爱好没消退,但是整个人懈怠了。有空的时候才会搞搞这些,没空了所有工具都藏在角落吃亏。

    再后来,布布出现了。

    要不是今天要改小披风,他斥巨资购入的缝纫机怕是没有再用武之地。

    所以给衣服改个大小什么的,对他而言不算难事。

    倒是太久没用缝纫机了,各项功能不会按了,又找不到说明书在哪里,余知夏只能慢慢摸索。

    前后费了两个多小时,余知夏的脖子都痛了,终于将小披风改好。

    “来,布布试试看,是不是好多了?”

    改过之后的披风终于不再拖地,穿在小布布身上大小正合适,小蝙蝠的形状更明显了,看上去很可爱。

    虽然昨晚那样会让小布布觉得自己很有气势,但其实他也更喜欢合身的小披风。

    披上后,立刻跑去照镜子。

    臭美地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再转一圈,自我欣赏着。

    这不是帅气的暗夜小人鱼是什么?

    这就是暗夜小人鱼啊!

    小布布觉得自己好看死了,来回转圈,摆了无数造型,直到尽兴后,才跑回余知夏身边。

    “爸爸,我想让哥哥看,现在的小披风!”

    他已经不指望从顾静砚身上得到称赞了,昨晚跟顾静砚一起嘲笑他的余知夏也差不多。

    但他相信晏予疏一定是能理解他的。

    说不定晏予疏也会觉得这小披风很酷炫呢,说不定还会羡慕他有这件小披风呢!

    想想就觉得兴奋。

    恨不得立刻跟晏予疏分享。

    但小布布这么一说,余知夏回想起来,昨天在纪念品商店,晏予疏只买走一把玩具剑。

    还是因为他拿着这把剑去追杀陈映寒,结果不小心折断,不得不买回去。

    早知道昨天也给晏予疏买件披风了,都出去玩了,竟没有给他买点礼物。

    看着好不容易找出来的缝纫机,余知夏心底有个大胆的想法,要不他给晏予疏做一件吧?

    要做这个披风也不难,晏予疏的大小也不用太多布料。

    小布布还在旁边蹭着:“爸爸,布布可以去找哥哥吗?布布想去找哥哥!”

    余知夏想了想:“布布可以先跟哥哥视频,在视频里也能看啊。”

    余知夏找到晏家管家的,发了个视频邀请。

    铃声响起,小布布就迫不及待拿过手机,要在第一时间让晏予疏看到自己的酷炫小披风。

    十几秒后,视频接通。

    但周善梧放大版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小布布的笑容瞬间就僵住了,两道细眉歪在一起,不敢置信地问:“……你,你是谁啊?!”

    周善梧看清了小布布的脸,觉得好笑:“顾小少爷,你给我发的视频,你说我是谁呢?”

    小布布说:“……我没有发,我没有找你!我找的是哥哥,哥哥呢?!”他做一件两件自己玩还好,量产遇上很多问题,而且最后销量不好,评价也很一般,他就放弃了。

    等到婚后,爱好没消退,但是整个人懈怠了。有空的时候才会搞搞这些,没空了所有工具都藏在角落吃亏。

    再后来,布布出现了。

    要不是今天要改小披风,他斥巨资购入的缝纫机怕是没有再用武之地。

    所以给衣服改个大小什么的,对他而言不算难事。

    倒是太久没用缝纫机了,各项功能不会按了,又找不到说明书在哪里,余知夏只能慢慢摸索。

    前后费了两个多小时,余知夏的脖子都痛了,终于将小披风改好。

    “来,布布试试看,是不是好多了?”

    改过之后的披风终于不再拖地,穿在小布布身上大小正合适,小蝙蝠的形状更明显了,看上去很可爱。

    虽然昨晚那样会让小布布觉得自己很有气势,但其实他也更喜欢合身的小披风。

    披上后,立刻跑去照镜子。

    臭美地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再转一圈,自我欣赏着。

    这不是帅气的暗夜小人鱼是什么?

    这就是暗夜小人鱼啊!

    小布布觉得自己好看死了,来回转圈,摆了无数造型,直到尽兴后,才跑回余知夏身边。

    “爸爸,我想让哥哥看,现在的小披风!”

    他已经不指望从顾静砚身上得到称赞了,昨晚跟顾静砚一起嘲笑他的余知夏也差不多。

    但他相信晏予疏一定是能理解他的。

    说不定晏予疏也会觉得这小披风很酷炫呢,说不定还会羡慕他有这件小披风呢!

    想想就觉得兴奋。

    恨不得立刻跟晏予疏分享。

    但小布布这么一说,余知夏回想起来,昨天在纪念品商店,晏予疏只买走一把玩具剑。

    还是因为他拿着这把剑去追杀陈映寒,结果不小心折断,不得不买回去。

    早知道昨天也给晏予疏买件披风了,都出去玩了,竟没有给他买点礼物。

    看着好不容易找出来的缝纫机,余知夏心底有个大胆的想法,要不他给晏予疏做一件吧?

    要做这个披风也不难,晏予疏的大小也不用太多布料。

    小布布还在旁边蹭着:“爸爸,布布可以去找哥哥吗?布布想去找哥哥!”

    余知夏想了想:“布布可以先跟哥哥视频,在视频里也能看啊。”

    余知夏找到晏家管家的,发了个视频邀请。

    铃声响起,小布布就迫不及待拿过手机,要在第一时间让晏予疏看到自己的酷炫小披风。

    十几秒后,视频接通。

    但周善梧放大版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小布布的笑容瞬间就僵住了,两道细眉歪在一起,不敢置信地问:“……你,你是谁啊?!”

    周善梧看清了小布布的脸,觉得好笑:“顾小少爷,你给我发的视频,你说我是谁呢?”

    小布布说:“……我没有发,我没有找你!我找的是哥哥,哥哥呢?!”

    顶点小说手机站 m.x12kt.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