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猫薄荷味Alpha穿进兽世

正文 第45章 第 45 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眼镜王蛇,颈扁而宽,黑色的身体上具有黄白色的横纹,像是古埃及法老手上的神圣权杖,神秘而又极具危险。

    这种蛇的头颈部位相当灵活,当它冲着二人张大嘴巴时,谢松原可以无比清晰地看到它那对长而尖利的前沟牙——

    简直像是死神的召唤。

    眼镜王蛇阴恻恻地看着他们,巨大的身体一圈接着一圈地环绕在他们身下的树干上,体型惊悚而令人望之畏惧。

    这是一条比水桶还要更粗的蛇。

    如果说他们之前在旅馆里遇到的那个疑似任天梁侄子的竹叶青是蛇孙子,那么这只蛇无疑是个蛇爷爷。看他那粗壮的腰身,分明能直接一口吞下一个谢松原。

    当然了,如果挤一挤,加上一只大雪豹也未必不行。

    眼镜王蛇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凶光。

    他长满粗糙鳞片的身体几乎占据满了树干的表皮,像是灵活的缎带一般,不断顺着树身向上攀爬,几乎逼得树梢上的二人无处可退。

    眼镜王蛇似乎很享受这个追捕的过程,看着猎物徒劳无功地逃窜是他在雨林中难得的乐趣。

    他桶一般沉甸甸的身躯压在树上,同样将那些脆弱的树枝挤得簌簌狂颤。

    他每朝上方逼近一步,白袖就往上多爬几根树枝。

    谢松原像个挂件一样搂着白袖的脖子,挂在他的背上,跟随着雪豹的跳动而颠簸不停。

    枝杈渐渐变得越来越细,明显不如下方的枝干结实,被白袖庞大又沉重的兽躯压得直晃,好像随时都会断裂开来,让他们直接葬身于下方的蛇口。

    到达一定高度时,白袖便知道,不能再躲下去了——这棵树已经到达了它所能承受重量的极限。

    旁边的其他几棵树离得倒是不远,可就眼镜王蛇的灵活性来看,说不定还不等他们跳到另一棵树上,就会被眼前的巨蛇当场抓获。

    白袖一时骑树难下。

    就在这时,谢松原却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俯身凑到白袖毛茸茸的圆耳朵边,抓住他的耳朵尖儿,冲他低语了句:“你别担心我,我就在后边配合你,不会让他咬到你的——尽管放开了打。”

    白袖的耳朵抖了抖,脸上露出些惊诧的神色。

    这是谢松原第一次和他这么说话。

    一直以来,白袖都好像已习惯了这个不停保护着对方的角色,却忘了此时的谢松原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强大能力。

    他很快默许着同意了谢松原的建议,点了点头。

    紧接着,浑身都炸起毛来,宛若被激怒的大猫,在摇摇欲坠的树杈上高高弓起自己的腰身,从嗓子眼间发出怒号。

    “呵,我好久没吃过肉了,今天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的!”

    见状,眼镜王蛇也冷笑一声,当即变猛地一甩尾巴,冲着树上的一人一豹冲去。

    此时此刻,白袖竟暴喝一声,不退反进,从树上高高跃下。

    “找死!”眼镜王蛇同样厉声大叫,大笑着扑了上去,在他眼里看来,这种蠢货无疑于自寻死路!

    他的毒液足以致死,哪怕是眼前这只雪豹这样大小的巨兽,只要往对方的身体里注射进五克的毒素,也保管叫他在半分钟内迅速毙命!

    然而正当眼镜王蛇得意洋洋之时,一道白光却骤然向他袭来。

    从谢松原手心中迅速喷发出的蛛丝在转瞬间裹成一只巨大的蛛丝茧球,弹进对方撑得极大、露出獠牙的血红大嘴。

    像是个口球一般,顶得眼镜王蛇无法动弹。

    他明显没预料到这颗突然出现的大球会如此尺寸得当,就好像将灯泡塞进自己嘴里的人类没法再将其从口腔中取出来一样,把他堵得上下颚关合不上,僵硬地停在了原处。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这是什么,你们给我嘴里塞了什么!

    眼镜王蛇想要说话,却开不了口。他想将嘴巴里的球给吐出来,但又做不到。

    白袖的身影悄然落下,来到近前。

    他没有像平时的雪豹扑食一般,正面迎击敌人。而是使用上了人类的格斗技巧,从树梢上一跃而下。

    眼镜王蛇惊恐地看着他健美修长的兽躯愈渐朝着自己靠近。

    漂亮大猫从天而降,身后粗长的尾巴像是天线,掌控着他下落的速度和方向。

    再然后,那只精壮有力的毛茸茸后腿猛然在空中一记狂扫,出腿发力:“砰!——”

    随着一记强大到足以将任何生物都扇出脑震荡的猫猫腿,白袖直将那刚才还狂暴无比,眼看着就要吃掉他们的壮硕蛇头当空击中,踹到地上!

    轰!

    眼镜王蛇足有六七层楼高的身躯骤然坍塌,身体后仰,毫无尊严又滑稽地摔倒在地。

    硕大无朋的身躯砸坏了一丛茂密旺盛的灌木丛,带起一阵疯狂飞溅的肮脏泥水。

    白袖跟着落在地上,反为主,朝着他凶狠扑来,“噌”地一声,从爪垫中亮出的指甲在空中反射出银白的锋芒光线,对着眼镜王蛇重重落下。

    眼镜王蛇哪肯轻易认输等死,足有十数米的粗长身体登时疯狂地在丛林草地上翻滚起来。

    他回过身去,尖而有力的尾巴猛缠住白袖的躯干,像是要当场勒死他一般粗暴发力,将白袖以及趴在他身上的谢松原都绞得死紧!

    “……唔!”谢松原没有忍住,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呼,感觉自己腹部内的器官都在一瞬间被压扁了一半。

    白袖也不例外。他强忍着疼痛,蓦然被激起了嗜血的凶性。

    本性残暴的大猫完全叫这条体型比他大了数倍的蛇给激怒,当即怒吼数声,尖锐的巨爪划破对方粗粝坚硬的表皮鳞片,刺进眼镜王蛇的肉/体,在他身上划出一道足有一分米深的伤痕沟壑!

    眼镜王蛇皮糙肉厚,连尾巴部分的身躯都有谢松原的两个腰那么粗,白袖这一爪还伤及不到它的身上,但也足够让眼镜王蛇痛得发抖。

    它承受不住,尾巴终于还是松开一些,下意识地放开了对于白袖和谢松原的钳制。

    白袖就在这时,陡地从眼镜王蛇那由躯干组成的圈套中跳了出来,沿着他粗长的身躯一路狂奔,眨眼间就跑到了眼镜王蛇的身前。

    眼看情况不妙,对方嘶嚎一声,以头抢地,疯狂用自己的舌吻撞着地面,愣是把嘴里的蛛丝球硬生生磕了出来。

    “他妈的,痛死了!你们想死吗!”

    眼镜王蛇变种人的声音竟在这时忽然出现了变化,从刚才那股女声转变成了十分纤细的青年嗓音,怒气冲冲道:“老子今天就拿你们开荤!”

    说罢,蛇尾又哆嗦着席卷而来,和它骤然自地面上暴起的上半身前后呼应,彼此夹击,眼见又要将二人围困在内,生生绞死。

    一股极有韧性及拉伸力的粗壮蛛丝恰在这时鬼魅般地悄然出现,“啪!”的一下,恶狠狠地抽打在眼镜王蛇的脸上。

    这股巨大的力道裹挟着眼镜王蛇的身体不得不向后退缩,风一般腾空飞起,“砰”地撞在附近一棵树干上端,震下一大片扑簌簌掉落着的纷飞树叶。

    迎面飞来的蛛丝紧跟着在它身边缠绕数圈,猛地收紧,将眼镜王蛇绑在了树上,动弹不得!

    “蛇打七寸,去找他的心脏!”收回左手的谢松原剧烈地咳嗽两声,还不忘记重新抱紧雪豹的脖子,冷静地道,“快!”

    白袖亦没有丝毫犹疑,趁着眼镜王蛇分身乏术的功夫,飞速地几步奔上前去,然后……

    大猫难得愣了一下:“七寸在哪?”

    如果是正常尺寸的蛇,他们说不定还能丈量个大概的“七寸”出来。可这眼镜王蛇变种人的蛇形这么的长……

    谢松原道:“没关系,先把它身体挖开,我认识蛇的内部身体构造。等你挖开,我就知道他心脏在哪了。”

    白袖点点头,认为他说的有道理。

    管他的,对方都敢主动上门挑衅了,他们也也没有必要气。

    于是当即随便选了个看起来差不多的部位,掌起指甲落,锋利如刃的指甲尖儿眼看着就要刺进眼镜王蛇的体内。

    那眼镜王蛇变种人却在此时一反方才的威风和霸道,眼看自己蛇命不保,立刻当着他们两个的面大叫认输:

    “我错了我错了!别杀我!别吃我的心脏,我……我只是个残次品,你们就算吃了我的心脏,也没用啊!”

    残次品?吃心脏?

    白袖的利爪惊险地悬在了眼镜王蛇皮肤上方不到五毫米的位置,仿佛对方再晚开口半秒,他就能直接把对方的身体搅得肠穿肚烂。

    谢松原搂住他脖子的双手往前伸,抓了抓白袖下巴上的毛,示意他,这个蛇可以盘问盘问。

    看样子,对方还知道不少他们不清楚的事情。

    大猫的脑袋诡异地歪了歪,打量着身下这条蛇,冷冷道:“你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

    对方一开始说话时,明明是那种相对柔和妩媚的中性女声,从影子上看,也能看出他的一头长发。

    眼镜王蛇嗫嚅道:“男、男的。”

    听他这么一说,白袖就不气了,直接恐吓他道:“变回来,快点。否则,小心我剥了你的皮,对你不气。”

    他可不想让这只蛇一直拿着毒牙对着他们。

    眼镜王蛇吸了吸鼻子,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

    片刻后,他硕大的身体不断地缩水、变小,最后定格在一个半人半蛇的形态——就如同他们一开始见到的那样。

    对方果然是个男的,而且看样子年龄不大,甚至要比谢松原和白袖他们都小一些,可能只有二十出头,脸上还带着一点稚气。

    其实按理来说,这个年纪的男生早就该长开了,可眼前这变种人的人类体形看着还十分瘦弱,身体线条还不明显,颇具中性化色彩……

    和他的蛇形呈现出了巨大反差。

    倒也不奇怪,为什么白袖他们刚才会把他认成女人。

    美人长官的眉头蹙得发紧,似是不理解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扮成女的?”

    或许是他的眼神带着太过锋利的审视,青年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两个男人不好对付,缩了缩肩膀,变得老实了下来,道:“我……我就是想扮成女鬼吓吓你们。”

    谢松原从雪豹身上跳了下来,朝他走近两步,笑了笑道:“吓吓我们?你还装得挺像的,可不是随便扮扮那么简单吧?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青年还记得谢松原的能力——那好几次困住他的蛛丝就是从这个看似无害的男人手上喷/射出来的。

    他忌惮地盯着谢松原的左手看了好几眼,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退。但又觉得这个人观察力很灵敏,一被谢松原问到这件事,就不自禁地挺了挺胸膛,说:“算你有眼光。”

    原来,这青年在末世来临前,是跟着街头杂技演员学表演的,据说经常在椋城当地的街头演出挣钱。

    “那你怎么到丛林里来了?”谢松原打量着他,“你一个人在这里住着,不难受吗。”

    青年小幅度地摇了摇头:“我没事。待在这里,就挺好的。我变成眼镜王蛇后有那么大,丛林里的其他生物一般都不敢招惹我。可是外面……外面很危险。”

    他的眼里闪过一抹惊惧的神色,说到这里,又忽而想到了什么,警惕的眼神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

    青年自以为不着痕迹地看了看白袖和谢松原——殊不知他的这副表情,全都瞧在两个人的眼里。

    谢松原莫名觉得好笑。

    他没有立刻戳破青年的伪装,而是话题一转,聊起了别的:“你刚才让我们别吃你的心脏,还说,吃了也没用?这是什么意思?残次品又是什么?”

    青年狐疑地瞧了他们好几眼,甚至一时间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装的,在故意逗他:“你们没开玩笑吧?连这个都不知道。”

    谢松原侧头,对上白袖的视线,两人默默交换了个眼色。

    白袖立刻回过头来,板着脸道:“玩笑?开什么玩笑。别跟我打哑谜,我的耐心很有限。”

    看两人的反应,像是真的不清楚。青年吞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地说:“你们真的不是……那群人的帮手?”

    白袖微微地挑了挑眉:“帮手?你说的是那些专门吃人心脏的家伙吗?如果是的话,我们今天刚刚才和他们交过手。而且如果不出意料,他们也全都跟着我们,进入到了这片树林里。”

    青年皱起了眉头,兀自思忖。

    谢松原也在这时接过话头,配合着和白袖唱起红白脸:“你不用紧张,我们不是什么坏人。刚才说要攻击你的心脏,也只是因为你先打扰我们休息,我们才出手反击的。而且,我们后来也没动你了,不是吗?”

    听到这里,青年不由得点了点头,脸上的迟疑散去了些:“你……你说得对。那些人从来都是一上来就把人杀死,不会多费口舌,还跟我聊这么多有的没的。看来,你们真的不是他们。”

    二人再次对视一眼。

    谢松原道:“我们当然不是。事实上,如果不是那帮人追赶,我们也不会误入这片雨林。”

    青年看了看他,对他这话有些嗤之以鼻:“那是当然。这片雨林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有去无回的地狱。即便是那些有能力的变种人想要进来,都必须得结伴而行。”

    说到这里,他哼了一声,好像有点不好意思:“那群人一进来,我就感受到了他们的存在。只不过他们太厉害了,又都是成群结队的,我不好出手。看到你们两个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们是那些人落单的同伴呢……”

    聊天内容总算进入正题了。

    “都是误会。”谢松原松开了捆绑在青年身上的蛛丝,试图拉近他们和对方之间的距离,“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吗?关于那些人,还有你说的什么‘残次品’,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青年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道:“那群人……那群人就是一帮疯子!他们以其他变种人的心脏为食,好像是,据说可以通过吃掉变种人的心脏来剥夺别人的能力。不过,这种方法似乎并非百试百灵。”

    “有一次,我已经被他们中的那个猩猩变种人抓到了。我都以为我马上就要死了,可是正当大猩猩要动手的时候,他们当中的一个人忽然说,让他不要吃我。”

    “不要吃你?”

    “‘泰山,够了。这家伙是个残次品,他的基因实在太垃圾了,这种废品吃多了,甚至可能让你也变成垃圾!我会为你寻找更强大的能力,让你变成完美的暴力机器的。现在,把那个残次品扔去喂蛇!’”

    “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说到这里,青年止不住地牙齿发抖,好像当时的那副惨烈景象还在眼前,“然后,为了把我这个看过他们长相的‘残次品’杀人灭口,他们真的就把我扔到了雨林里……”

    “我真的被一条蛇吃掉了。等我醒来的时候,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发现,我——”

    “发现你变成了那条吃你的蛇。”谢松原冷不丁地抢答,就像他早已知道了这件事的结局。

    “冒昧地问一句,你以前的变种形态是什么?”

    “一只……一只蜜熊。”

    “那你现在还能变回去吗?”

    青年摇头:“不行了。别说是变成蜜熊,我现在都不能完全变回人形。我没有办法,只能留在雨林里……其实这样也好,我在这里,基本没有其他生物敢欺负我,那些人就算来了雨林,也抓不住我。”

    “我不知道什么叫‘残次品’,我只知道,只要这么说,他们就会对我瞬间失去兴趣。”

    谢松原和白袖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当一部分的惊诧与若有所思。

    白袖之所以感到惊讶,是因为看到眼前的青年,他因此想起了溪城中的易覃与文姝,他们那同样让生物吞噬后被强迫变种的遭遇。

    而谢松原的惊讶点在于,青年所复述的这一段话,完全就像是神平时也会说出来的内容。

    ——包括那种提及到残次品时的“蔑视”语气,还有仿佛将人当做游戏角色一样打造装备的感觉。

    他控制着自己的音调,让他听上去尽可能的正常,而不是过于激动:“你见过那个说话的人吗?他长什么样?”

    青年有点为难:“我不太记得了。他站在所有人的后边,长得也不高,我都看不到他的脸,就记得,他的声音挺尖锐的,是个男的,可能有什么毛病吧,走路的时候一直气喘吁吁的。”

    谢松原禁不住开始沉思。

    白袖则是从末世初始以来,第一次于旁人口中直接听到“残次品”这个概念。

    他深深地皱起眉头,一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仿佛有什么沉淀在记忆深处的东西,突然被人唤醒了。

    两人在同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青年的出现,对他们来说算是虚惊一场。

    得知两人不是那帮变态杀人魔后,对方对他们的态度也不纠结,虽然身上多少被白袖划了好几道口子,中途还被谢松原捆在了树上,但那毕竟是他先出手吓人……也只能认栽。

    变种人向来皮糙肉厚,这种伤,一般不出两个星期也就好了。

    “这里的夜晚很危险,你们选择停下来休息是对的。等明天天一亮,树林里光线充分,路就好认多了,只要一直沿着我告诉你们的方向走,大概一个小时就能回到城里。”

    青年给他们指完路后,再三劝告了两人别往雨林里面走,然后才摇摆着自己被大猫抓伤的尾巴,身影缓慢地隐没在丛林深处。

    谢松原看了,还觉得有点怪对不住对方的。

    这倒霉孩子。

    早正常一点,别一上来就吓唬他们,不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搞得他们两边都以为对方是变态杀人团伙成员,又打来打去,闹了那么一出——

    这下好了,不仅刚织好没多久的睡袋毁了,周遭的灌木丛都被他们打斗时的动作倾碾压倒,一看就是人为……或者说兽为的痕迹。

    没有办法,两人只能在心中默记着回去的方向,顺着平行路线跑离案发现场近一公里,然后才又找了棵大树当临时旅馆,重新织好睡袋躺下。

    这一回,总算没人打扰他们。

    谢松原全程一直默默观察着白袖的表情,想看看他对那眼镜王蛇变种人的话有什么反应,是否会联想到谢松原自己的身上,察觉出些许不对,从而甚至是质问他。

    可身边的大猫却像是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心事里,神游天外,根本没往谢松原的身上想。

    就连谢松原又脱掉了上衣,钻进他的怀里蹭蹭,这只雪豹都只是心不在焉地拍了拍他的背,不再是之前那个珍稀又爱护他、甚至还会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了。

    哪怕他试探性地主动问起白袖在想什么,对方也仅仅回了一句:“早点睡。”

    谢松原:“……”

    完了,他的猫好像只是短暂地爱了他一下。

    是已经猜到了什么,根本不打算问问他了吗?还是白袖忽然觉得今天遇到的那条蛇更有吸引力?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说,明显都是他更好看。他比对方高,他比对方帅,他还比对方体贴……

    谢松原有点失眠了。

    其实白袖也是。

    末世以来,他就一直疲于奔命,忙着带领现在这些手下寻找新的安居地。以至于,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身上原本的任务。

    ……

    “你赎罪的机会来了,白少校。这是我们给你下达的新任务,也是未来这一段时间里,你所唯一需要完成的事。在达成目标之前,你不会被派发任何其他职务。”

    “这是什么?”

    彼时的白袖还穿着笔挺板正的军装制服。他接过对方递来的一张密封信封,将其拆开,神情冷淡。

    映入眼帘的,是几行简简单单的白纸黑字。

    本次任务保密级别:sss级。

    任务优先级别:重于一切。

    任务简述:请找到云城科学研究基地失踪人员[残次品:f-s103]。

    该人员极度危险,具有反人类性格以及超强攻击性,持大规模杀伤武器。

    “请记住,不管未来发生了什么。”

    “不管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

    “不管f-s103如何使用花言巧语。”

    “找到他,将他带回来,跟他说,他的父亲在找他。如果他不同意,或者有任何反抗举动——”

    “可视情况就地枪/决。”

    白袖视线垂落,看到信纸下边附加着的“罪犯”照片。

    一个模糊的灰色方块。

    ……

    白袖猛然从梦中惊醒。

    顶点小说手机站 m.x12kt.co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